作者:中国软件网 王锦宝

摘要:低代码平台的市场定位应该是一个补充,而不是说要取代CRM、HR。

不久前,海比研究院、中国软件行业协会联合发布的《2021年中国低代码/无代码市场研究报告》显示,我国的低代码整体市场规模已达19亿,未来五年复合增长率达49.5%;第三方使用人员规模则达到42.6万人。

低代码的日渐火爆,吸引了国内外众多老牌软件开发厂商的纷纷入场,这让低代码领域的竞争日趋激烈。在这样的背景下,企业级新型CRM开创者销售易推出了Neo-Platform低代码开发平台。

销售易Neo-Platform 是一个企业级CRM领域的应用开发、运行及运营平台;是针对企业复杂业务系统所面对的个性化定制开发周期长、功能扩展慢、各业务单元系统分散、运营成本高等诸多挑战,结合云计算、大数据、移动互联等新兴技术,打造出的可规模化复制业务应用的平台。通过零代码或低代码开发,可高效实现企业级CRM业务应用开发及功能扩展,敏捷支撑企业数字化业务变革。

与业界对低代码平台的火热追捧相比,销售易创始人兼CEO史彦泽有自己的冷静思考:“有人说低代码在几十年前就出现了,最近这个概念又兴起,不管技术有多炫,我认为最后要回归为客户解决哪些问题。”

 

谈低代码平台:“Neo-Platform只是补充,而不是取代CRM、HR。”

 

低代码平台的出现改变了很多业务流程。传统软件,一个最大的问题是交钥匙。交钥匙以后,客户经常有新的需求,要改代码的话,还得找厂商或者索要源代码。而“通过低代码平台,软件可用性就很强了,即使交付以后,客户自己就可以在这平台上开发他想要的东西”,史彦泽如此解释到。

IT时代做一套软件,可以三年不变,因为它的流程是固化的,但今天的软件开发,则联动了线上线下和前端后端。前端业务需要不停地调整,这个过程中,如果代码是写死的,交出源代码才能改动,这些变化让低代码平台应运而生。

“以客户为中心,为客户解决各种各样的问题,是我们不变的追求。”史彦泽一再强调,销售易的Neo-Platform平台完全是受业务驱动的,是以元数据驱动架构,拖拽式应用开发框架,以强大的业务组件服务,帮助客户构建安全、多租户、全渠道的应用。

从2015年开始,销售易着手开发aPaaS平台。2020年,销售易又推出双中台型CRM新架构。“双中台”指的是业务中台与数据中台:业务中台包括:营销中心、销售中心、服务中心、电商中心、分析中心;以及标准化的Neo-Platform 企业级应用平台,目前已开放申请试用;数据中台包括:基于CDP(Customer Data Platform,客户数据平台)的数据处理、算法、用户画像等一系列数据分析工具。

从新架构中,可以看出,Neo-Platform 包含了低代码平台,正如史彦泽所言,“低代码平台的市场定位应该是一个补充,而不是说要取代CRM,取代HR。”

 

谈数字化转型:“过去是资本的元年,2020是技术与服务的元年。”

 

史彦泽给人的印象是很健谈,具有超强的发散思维。尽管看似天马行空,却有迹可循。除了低代码平台开发,他还从企业数字化转型谈到销售易的诸多发展方向。

 谈及企业实现数字化、智能化转型时,史彦泽认为,过去的信息化,对接的都是客户的单点需求,形象地说,就是做了一堆烟囱,好像工作效率提升一点点;现在数字化时代,企业的建设思路、难点痛点问题都不一样,如果把原来业务流程照搬到云上,就不是支持数字化转型的技术方案。这也是客户、市场咨询公司、BAT,还包括SaaS软件企业所集体面临的困境。

那么,企业上云后的新路该怎么走?

“其实就是将这些东西云化以后,让企业客户站在你的肩膀上,用数字化的技术手段快速解决个性化的需求,让客户专注在业务上,而不需要在IT架构和技术上投入这么大的资源。”史彦泽给出了他的答案。

史彦泽表示,做软件产品的企业,最终目的是要赋能和支撑客户。

从客户角度看,市场成熟度导致现在生意越来越难做,竞争越来越激烈,同质化也越来越厉害,企业以前只关心后端的结果,现在要去关心企业的客户在哪里。经销环境变了,大家倍感压力,企业对数字化也产生了迫切需求。

例如,客户数字化是一个不错的选择。原来的客户关系,所有的客户都不在线,CRM主要发挥记录功能。以买车为例,过去是供不应求的时代,史彦泽表示,在那个时代,让4s店去主动维护客户关系,基本不可能。而现在汽车从增量市场转到存量市场,连宝马、奔驰这样的厂商都意识到竞争同质化的问题。

这时候的客户关系,不仅是关心卖车时,把客户的基本信息记录下来,更要关心活生生的“人”。人的数字化与车的数字化同样重要。像特斯拉的业务模式是车在线、人在线,设备产品24小时在线服务。自始至终与客户智联,完成品牌与客户的连接。这个过程会产生大量数据需要分析,就会用到人工智能技术,从而更精准地服务客户。

下一个阶段数字化核心驱动力是技术变革。不同的行业、不同规模的公司在CRM这个领域里的差别很大,想要支撑一个企业连接它的客户,对于底层的PaaS平台的能力要求非常高,对销售易来说,只有在这些要求下,不断地逼迫自己成为一家真正的科技公司。只有在产品和服务上不断投入,才能实现服务更多用户的目标。

在史彦泽看来,如果说“过去是资本的元年”,那么“现在则是技术与服务的元年”。

 

 谈销售易发展:“管理好企业B端用户同时,管理好客户的C端消费者。”

 

 据史彦泽介绍,从今年起,销售易从产品、服务上做了很多延展。他表示销售易所做的所有事始终沿着一条主线进行,即顺应客户需求的变化,将技术应用到所要解决的流程和范围内,提供更好、更精细的服务。

面对巨头在这个市场的竞争,史彦泽信心十足:“如果这个市场的游戏规则是谁有钱,就可以包揽所有事情,那就没有创新了,整个业界就平静了。”

他认为很难有一家公司能把所有软件应用的市场拿下。“在一个to B的细分领域,看上去都一样,但没有一家企业可以什么都做。像to C领域,社交基因的,非要去做电商,会发现即使砸很多钱进去,也不见得做得好。”

他认为美国的巨头要更克制:大家各安一块,一旦发现有别人在做,就不参与了。除非某个单点产品,用户体验不好,就会有人冒出来做一个整体的东西。”

那么,销售易的路线是什么呢?史彦泽的回答是“加强对企业B端用户管理的同时,尝试管理好客户的C端消费者。”

经过巨大的努力,销售易目前已经成功拿下联想集团、海康威视、上海电气、沈鼓集团、滴滴等诸多中大型企业客户。“做中高端市场,绝不是雇几个会做中大型客户市场的销售就可以搞定。我们真的付出了巨大的努力,让我们的服务体系和产品体系,发生有效的转变和升级。”

以海康威视为例,海康威视是一家大型的跨国公司,公司全球员工超40000人,其产品和解决方案应用在150多个国家和地区。海康威视的核心诉求是,之前在Salesforce上实现的业务流程要原封不动地都能被支持,都要经过客户验证,之后才是语言、货币以及访问速度的问题。为了能够服务海康威视的国际化业务,销售易也加大了产品国际化方面的投资最终拿下订单,客户验收后非常满意。

在史彦泽看来,10年前开始创业时的销售易就像一个“穷小子”。经过将多年的积累,这个“穷小子”已经在大城市站稳了脚跟,并牵手了当初的梦中情人。而现在,牵手的情人也越来越多。